拿什么拯救你,我的孩子!2017/2/16
[ 2017-2-16 15:27:00 | By: 且听风吟 ]
 

 

上课铃声响过了,思柔还没来,我心里有些情绪:开学三天,迟到两天了!眼看着早读都过了,还是不见踪迹,大概是不会过来了。于是,我开始等电话。上学期,她突然回老家五天,在我桌子上放了一张请假条人就不见了,等她回来后,我就告诉过她,请假要父母才行。我想这次总该请个假了吧?谁想到,快中午时分了,还是一点声音都没有,于是我只能主动出击,发了条短信:思柔没来上课,不知道是什么情况,请家长回复一下。

整整一天都没有回复,放学前,问到了她家附近的孩子——雨菲,关照她务必转告,给老师打个电话或者回个短信。又是一晚上没有声音。

今天早晨一来,我迫不及待地问雨菲情况,雨菲告诉我说转达到了。我心里又是一阵情绪。在QQ群里找到了思柔的妈妈,意思是孩子不到学校到底什么情况,好歹也通个气。不多久,思柔妈妈回复我:我跟他爸分开了,你问他爸吧,并给了我一个电话号码。想到上学期思柔这孩子除了三天两头迟到外,还天天顶着一头乱蓬蓬的茅草来,似乎明白了什么。

开学这几天,心情一直很沉重,因为我发现班里问题学生背后,都有一个问题家庭。

梦珍学习是属于跷跷板一类的,先前还能考个及格分,到后来,索性就4050的不停徘徊了。有次,造句练习,孩子这样写了“只要爸爸妈妈吵架,妈妈就会离家出走。”我后来联系了她的妈妈,想跟她说说这样对孩子的恶劣影响,结果她妈妈很干脆地回复我“我不跑,难道等他打死我吗?”

守云是成绩非常稳定的一个,不管试卷难易,基本保持在30分左右。开家长会时,跟她妈妈说要好好呵护孩子一颗还能坚持的心,结果人家妈妈说自己是文盲,一字不识,问及她爸爸,说每天晚上8点多到家,基本见不到面。

竞瑶是很倔的女孩,成绩也一直在直线下滑。她妈妈多次跟我提到这孩子“叛逆”,我当然不信一个三年级的孩子能“叛逆”,于是她妈妈就喋喋不休地跟我讲她的各种故事,我很认真地听了,并提出了自己的疑惑:你是不是有点重男轻女,对儿子特别关爱?她立刻否定了我的想法。没过多久,教过竞瑶两年的王老师跟我聊到她时,说这孩子是一年级之前一直跟着奶奶的,上学才过来,而弟弟则是生下来就一直是妈妈带的。她妈妈是打心底里不喜欢这女孩。之前我还不敢肯定这种想法。开学第一天,我就发现竞瑶的脸上一片青肿,问了一下情况,她立刻一幅尴尬脸:妈妈拧的。因为她准备抹布的时间太长了。

……

我被一种无力感深深地笼罩着。曾经,我有一颗伟大的心:通过改变一个孩子来改变一个家庭;现在,我只剩一颗无奈的心:在强大的家庭教育面前,我们还能做什么?

一会儿,我是否该给思柔爸爸打个电话呢?告诉他:给孩子请个假吧!

 

 
 
发表评论:
 


时 间 记 忆

最 新 评 论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模板设计:部落窝模板世界



 
部落窝Blog模板世界部落窝Blog模板世界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