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间 记 忆
最 新 评 论
专 题 分 类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留 言
最 新 访 客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青石板路?代销店 
[ 2014-7-30 15:56:00 | By: 蒋建春 ]
 

青石板路·代销店

过往的事情,往往刻骨铭心;当下的事,就在眼前,容易过眼烟云。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我是一个正上着小学的孩童,每天挂着一个“为人民服务”的旧书包走在村西到村东的大道上。我住在村西头,大队小学在三里外的村东头,联接村西村东的是一长条青石路面。这青石路面双向两排。一年复一年,不知经过了多少年多少代的踩踏、磨损,加上日晒雨淋,一块块青石皮异常光滑。每到雨后,一块块青石骄傲地泛着鹅蛋青,显露着块块条石所经历的岁月洗礼。虽然青石路铺得并不坦荡如砥,但在那个到处是土路泥路颠簸路的年代,这青石路在我眼里显然很高贵了,堪比当下的柏油路面。我一直纳闷着的是,为什么有这么多的青石挨挨挤挤地排列在路中间,一直延伸到村子东头,把我们村贯通起来。村子东头是全村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那里有大队部、小学、中学,有村卫生室,还有公家的代销店,大队的农机修理厂……我们的日常之用只要赶赴村东头,基本就能解决。我是半大小子了,大人经常叫我去“拷”酱油,称盐巴,买洋油。一去二三里,我也挺乐意蹦蹦跳跳地拎着空酱油瓶子去村东头的代销店。那个代销店哟,在小时我的眼里,简直就是现在的百货公司购物中心。村里的代销店基本解决了村上几千号人的吃喝拉撒,里面有令人嘴馋的绵白糖,有教人眼热的小人书,有日日所用的洋油……洋油、酱油都盛在一个个大瓮里,营业员用固定刻度的木勺子“古隆冬”“古隆冬”地舀着,手势也那么优雅娴熟。然后,“噼里啪啦”地用算盘一拨拉,算出了应收多少,找回多少。这店有时还有衣服卖,七十年代就经常有黄军帽、黄军服等“军用”服装卖。有一次,我跟着妈妈走进了小店买生活用品,看到了黄军帽,幻想着自己戴着黄军帽的神气劲,竟然趴在店门槛上哭着闹着非要买不可。那个年代,家里哪里有闲钱买这个那个哟!能吃饱穿暖对于我们家来说已然不错了。直至嘴唇、眼睛哭红肿了,在营业员的好说歹说下,妈妈才叹声气给我买了一顶才罢休。柜台后面,村里代销店里的营业员,高傲地坐在一张高脚凳上,面对乡邻,颇有些居高临下。他或她整天穿戴得清清爽爽,穿着挺括的衣服,男的、女的头发纹丝不乱,吃着皇粮,拿着工分,与农村人的穿着有着明显的区别。那时,连我这个小屁孩都在想,他们哪里修来的福气干这样令人羡慕的工作,整天陪护着农民们紧缺的货品——轻松、干净、有面儿,在计划经济时代,还能时常为家里搞点紧俏货。真是农村里的上等活儿与香饽饽!

打小,我脑袋里也一直有个疑问,怎么会有这么一条有些光辉历史的青石板路连接村东、村西?是哪个大财主或慈善人做的好事?后来,据老辈人讲,原先,村东头就是全村的中心中心。很久以前,村东头本身就是一个较繁华的商业街。你看,到了村东头,青石板路两侧,一律的木质排门。排门里就是各种各样的工商业户。我恍然大悟,难怪和古镇镇上的格局差不离。难怪,小时候,我在上下学来去的路上,还可以看到排门里有做棉鞋的、卖干活的、农具产品的,这些做生意的店和人,好像是在不经意间,慢慢消失在每天你我的来去中,消逝在远去的岁月的尘埃里。

路在变,时代在变,唯有一些影像一直没变!也许,村上的那些路,那些石,那些人要一直装在我的心海中了。

2014730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