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变迁时代的社会教育力
与传统社会相比,我们时代最大的特点是,以科技发明为引擎带动着整个社会快速变迁。由于传统社会变迁缓慢,一个人的一生所需要的知识和文化,几乎从父辈那里可以口耳相传,成年之前所掌握的谋生本领几乎可以使用终生。几近静止的社会,一代一代复制着类似的生活方式,应付着生活的需要。而在现代社会,这些都成了明日黄花,不仅上一代人应付生活的知识和技能不足以应对新时代生活之需,而且在知识和技术更新加快的今天,一个人所学习的知识和掌握的技术会很快过时。如同计算机软件需要不断升级换代一样,一个人的知识、观念和技术都要随着时代的发展而不断更新,才可以跟上时代的需要,更不用说领导世界发展潮流了,那更需要不断学习,不断创新。故此,人们需要终身教育和终身学习。“终身教育”是联合国20 世纪60 年代提出的概念。在我国走出乡土迈向现代化的快速转型时代,终身教育可谓人人必备的生活前提。拜读了叶澜教授的《终身教育视界:当代中国社会教育力的聚通和提升》一文,对其中的“社会教育力”概念有所思考,这里谨就一孔之见贡献于大家,以资讨论。我们都生活在社会中,社会系统无疑地塑造着每个人的品性和生活方式。社会的变迁是社会各个子系统中某个系统率先变化,其他系统随之要调整自己, 适应变化了的部分,达到新的平衡与和谐。按照社会学家威廉姆·奥格本的社会变迁理论,四大因素是社会变迁的根本考量,即发明、文化累积、传播和调适。文化分为物质文化和非物质文化,物质文化变化了,非物质文化,比如观念、习俗、制度等不能够马上跟得上物质文化的变化,就产生了社会文化不同部分的失调,这就是“文化滞后”。社会问题多是由文化滞后造成的社会不同部分的不和谐所引起的。举个例子,19 世纪末美国由于工业的发展,家庭里的男性劳力进了工厂工作,妇女儿童就留守在乡村的家里,从而造成了一代儿童的成长缺乏父亲的身教和关爱。这就是产业经济系统变化了,带动了人们的经济收入来源的改变;同时传统家庭的观念和生活方式还停留在原来状态。这如同我国改革开放后,乡村人进城打工潮带来的农村留守儿童和老人问题。郑也夫先生的《神似祖先》一书告诉我们,我们作为人类的本质性和沉淀在心理行为深处的特征,与我们的祖先并没有本质的区别,可是我们生存的环境却迥然不同了。我们不能改变环境,只好选择适应环境。发明是社会变迁的引擎。互联网和智能电脑等高科技带来了信息流动加快和教育的普及,我们这个时代的发明速度之快前所未有。因此,不断问世的新发明带动了社会物质文化的变迁一波接一波,而非物质文化却变化缓慢,教育作为非物质文化,要适应变迁快速的物质文化,确实很值得注意。
发表评论:
日志搜索
最新日志
最新回复
最新留言
加入群组
我的好友
我的照片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