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堡,寻找自由和爱情的心
作者:沈斐 日期:2018-1-15 15:13:00

城堡,寻找自由和爱情的心

——《哈尔的移动城堡》影评

很多观影人说,宫崎骏对《哈尔的移动城堡》的改编以“期盼生存、感动爱情”来呈现出一部现代社会无法实现的“战火中的爱情剧”,来诠释“人该活在和平与爱之中”和“反战”的故事主题。

当被问及自己最满意的一部作品时,宫崎骏说:“嗯……深深留在我心里的作品是《哈尔的移动城堡》。我将自己从诸多儿童文学中受到的影响都放在了这部作品里。我想向孩子们传达‘这个世界是值得去生活的’的想法,让他们知道无论做什么工作,如果没有根,是不会有枝叶的。而这个想法直到今天还是没有改变。”

我觉得在不同的年龄阶段看这部剧,都会有不同的感受吧。卡西法与哈尔同存亡,因为卡西法有哈尔的心。卡西法支撑着整个移动城堡,走开,城堡便坍塌,也许也意味着城堡便是哈尔的心的化身吧!我认为,也许对于孩子来说,这部电影仅仅是很好玩,并不一定能看懂。我也有许多和大家一样的观点,但又一些不同的想法,现将这些不同整理如下:

第一,从语言方面上看,《哈尔的移动城堡》是一部伦理反思片,它是从情感冲突与伦理冲突来表现的。

影片中苏菲面见莎莉曼夫人那一幕,导演在这里用哈尔和莎莉曼夫人的冲突隐喻了个人自由和国家利益之间的冲突,莎莉曼夫人以貌似找不到哈尔、默认他以各种身份生活的方式,时时刻刻表现她的存在。不管是作为港町(蓝色)的“杰金斯先生”,还是金斯贝里(红色)的“笔龙先生”,莎莉曼夫人知道他们都是哈尔。

首先,她初见苏菲时说:“他是我的关门弟子,是个才华横溢的人,我还暗自高兴总算找到一个能继承我地位的人。但是他被魔鬼摄食了心魂,离我而去了,魔法也变成了他的私物。那孩子非常危险,他没有了心,却拥有过于强大的力量,再这样下去,哈尔迟早变成第二个荒地女巫。这个荒地女巫曾经也是个才华横溢的魔法师,但是她跟魔鬼做交易,长久下来,不管是肉体还是心灵都被吞噬殆尽了。现在我们王国已经不允许任何非正统魔法师的存在,如果哈尔来这儿为国效劳,我就告诉他如何摆脱魔鬼。不来的话,我会废除他一身的魔法,就跟那个女人一样。”显然莎莉曼夫人是很喜欢自己这个徒弟的,也对哈尔有着担心,但是她仍以国家利益为先,而且没有真正理解哈尔向往自由的心态。

其次,等到哈尔出现,和莎莉曼夫人产生了正面冲突,皇宫派出的手下也能直接找到港町和金斯贝里的移动城堡的出口寻找哈尔,很明显,莎莉曼夫人是默许哈尔的存在,而非不知。甚至到了最后,小狗宾向莎莉曼汇报情况时,她也说这是一个“happy ending”,表情也瞬间温和了许多,并要求“早点终止这场愚蠢的战争”。所以,我认为师徒的冲突就是哈尔个人自由和国家利益冲突的符号。从这里可以看出,影片开始是表现了后现代社会的人文关系,即纯粹的功利关系,而最终让师徒冲突走向和谐是影片的主观意图,也代表着人类社会走向和平,这是社会所需要的一种人类的返璞归真的情感世界。

第二,从语义方面上看,《哈尔的移动城堡》又是一部现实问题片,故事涉及到了现代社会中出现的许多普遍的问题,而其实哈尔就是现代病变的符号。

比如说现实和理想的问题,现代社会中,有很多人在追逐理想、自由的过程中迷失了方向。影片中,哈尔的梦想是什么?哈尔取出心脏之后,便离开了莎莉曼夫人,只为自己的意愿使用魔法,也就是说,取出心脏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争取自由。他不愿听命于王宫,不愿受人摆布。他离开莎莉曼夫人,要用心头的梦想之火,去建立自己的城堡,以实现自由和平的愿望。哈尔的梦想,就是自由及和平。 在影片中,卡西法被称为“恶魔”,不仅莎莉曼夫人如此称呼,苏菲如此称呼,连卡西法也自称:“我是一个恶魔!”而在他们平时的生活相处中,我们看到的卡西法是霍尔和苏菲的朋友,他是霍尔心头的梦想之火,但在莎莉曼夫人看来,他是个恶魔,因为他“会吞噬人的身体和心灵”。其实,仔细想来也不无道理。理想主义本就是一把双刃剑,一个孩子用任性的心灵固执地追逐梦想,如果他一直拒绝向现实作任何妥协,长此以往,迟早变成疯子。所谓成长,就是对现实不断妥协的过程;所谓成熟,就是理想主义到经验主义的转变。世上本没有绝对的自由,如同世上没有永久的专制。一个人在自由自在的状态中沉浸太久,终将消沉颓废,或者恣意妄为,无论肉体还是心灵都将被吞噬。

又比如说人的生存问题。哈尔从战场返回时,颓然落翅,倒在椅子上,和火魔卡西法说话。房间里光线昏暗,霍尔疲惫不堪,他黯黯说:“这次的战争很惨烈,从南边的大海到北边的国境,全是一片火海。”在港口买鱼时,人们为归来的战舰而揪心不已,看到残破的新式战舰和落水的士兵们感慨纷纷。在城堡搬家后,苏菲和哈尔挽手走在私密的花园里,说希望有个“安心的日子”,但是却飞来了军舰,当苏菲问“是敌是友”时,哈尔的回答令人不禁感慨:“还不都一样。一群刽子手!你看,装了那么多炸弹。”是啊,不管是哪一方的,只要有战争在,炸弹扔到哪个地方,都会民不聊生,生灵涂炭。而在生存面前,我们应该如何去做?影片后半段有一场戏,哈尔和苏菲的新家遭受炮火攻击,哈尔决意死守家园,他对苏菲说:“苏菲,你留在这里,卡西法会保护你,外面我来守护。”苏菲急急上前拦阻,“等等!哈尔,你不能去,留在这里!”哈尔悲凉地说:“下次空袭就要来了,卡西法也阻止不了攻击。”苏菲提议,“逃走吧,不要和他们战斗!”哈尔却安详而坚定地回答:“为什么?这些年我已经逃够了,好不容易身边有个非守护不可的人,那就是你。”说完,他飞身出门,义无反顾投入硝烟弥漫的战场。 一个有责任心的男人,在遇到爱人之后勇气倍增,在战火纷飞的时刻勇敢地担负起守护全家的重担,这着实令人感动。但是,一个人的力量怎么可能阻挡一个庞大的军团?归根结底也只是殉葬品而已。当苏菲看见哈尔在空中遭受攻击大声悲嚎时,她大惊失色,当即要求卡西法搬家。她说: “只要我们还呆在这里,哈尔恐怕就回不来了。还是当个胆小鬼比较好。” 苏菲的意思是,她不想要哈尔当所谓的英雄,她只想要大家平平安安,他们不如逃走,逃到安全的地方。她不要哈尔和敌人死缠烂打,她宁可霍尔是个胆小鬼。战争来临时,平民百姓都流离失所,变成无家可归的难民。终究结束战争的终究不是个人的英雄行径,而是国家的决断。人们的生存状况是否安稳,依靠的是国家这个后盾是否强劲。

第三,从情感方面上看,《哈尔的移动城堡》是一部完美而又朴实的爱情片。

苏菲和哈尔的感情自不必多说。苏菲,自信、勇敢的时候是美丽的少女,自卑、退缩时就会变成风烛残年的老妇。我感觉,哈尔一开始见到“苏菲婆婆”时就知道她是苏菲了,他进门看见苏菲在烧菜,对卡西法说:“卡西法,难得会听话哟……这可不是普通人做得到的……”我甚至觉得他这是一种意味深长地俏皮话,半开玩笑半真话,似乎在心里暗喜着:终于等到你,还好我没放弃。  哈尔和苏菲其实很像现实中的我们,在追求与逃避中,最终明白了爱的真谛。

影片中的稻草人无疑也是一枚暖男,更是讨人喜欢。他一直默默守护着苏菲。在她为哈尔生了气,在外淋雨哭泣时,出现在她身边的定是稻草人。会带着伞,为她撑起一片晴空,静静的陪伴着她。在她晒衣服时,他欢快地化为一根晾杆,分享着她的平静和快乐。在她危难时,又是他冲在前面,以身挡住即将坠入悬崖的木板,使苏菲绝处逢生。哈尔几乎不曾知道稻草人的存在。只是对于苏菲,他是一直忠实的在那里的。他给她的只有帮助,却那样有分寸,从不会给她带来麻烦,不会干涉她的生活,不会引起哈尔的误解,更不会令世人非议。他总是在无声付出。却不希望她有任何的负担。他从不表白,甚至不让她了解到他的憔悴和痛苦。他希望苏菲幸福,即使这份幸福是另一个男人带给她的。就像影片结尾时,她一个感激的吻,可以让稻草人瞬间变成王子。可是他焕发的光茫,却未赢来苏菲的片刻注视。他做出让战争消失的决定,正是给予她的最后一份厚礼:从此哈尔不必违心征战,可以与苏菲长相厮守。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