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先队组织分层中“玩”的形式差异的研究
[ 2018-1-16 13:11:00 | By: 李维 ]
 

一、研究的背景

1979年开始,共青团上海市委少年部在团中央领导支持下,率先进行少先队组织改革,把小学低年级儿童从少先队组织中分出来,建立一个适合低龄学生特点的、附属于少先队的预备组织—儿童团。儿童团的建立符合低年级儿童的年龄特点,使少先队能更好地实现团结教育全体儿童的组织作用;儿童团的建立实现了组织分层,使少先队能更好地实现分层教育与分层管理,使队的教育与领导更加科学、合理化。同时儿童团的建立给我们提出了“用怎样的教育形式对少先队、儿童团组织进行具体的、分层的、有效的、生动的教育”这样一个问题。

一二年级低年级的小学生,与进入中高年级的小学生,两者在身心发展特点和水平上有很大差异。如果让孩子7岁就人队,他们看不懂,也难以理解少先队的章程。而少先队的章程主要是根据少年特点制定的,有许多方面也照顾不到低龄儿童。比如,队礼、呼号的含义较抽象,他们还理解不了;队名“少年先锋队”也不符合低龄儿童实际。最重要的是,少先队的教育和活动方式较多地反映少年特点,而较少体现儿童特点。

段镇和沈功玲在1994年撰写的《童子军的经验值得借鉴》文中指出,童子军值得我们研究、借鉴的一个特点即是“组织的层级化和标志的多样化”。文章提到,“我国少先队是大一统。中小学部分,在小学里低、中、高部分、一个章程、一个口号,一条同样的红领巾,忽视少年儿童年龄特征上的差异与心理发展需求。”心理学对于儿童认知发展以及道德发展阶段的研究结果,为少先队分阶段教育提供了依据。儿童的身心发展是有规律可循的,少先队组织的教育,既要适应少先队员成长的客观规律,又要最大限度地促进他们的发展。

少先队员和儿童团员处于两个不同年龄阶,归属两个不同层次的组织,相应地,他们的兴趣爱好、关心的事物等都不同,在平时的学习和生活上特别是“玩”的形式方面有差异。研究少先队分层组织中“玩”的形式差异,了解少年儿童的特征,开展与其适合的“玩”的活动,有助于进行有效的、生动的教育,达到预先的教育目的。

二、不同形式的“玩”及其原因分析

少先队分层组织中的“玩”有很多形式,有伙伴之间随意的嬉戏,有少年儿童喜爱的体育竞技,有课堂上的知识游戏,有家庭社区开展的活动等。各种“玩”的形式差异是由不同原因造成的

(一)年龄差异形成“玩”的形式差异

儿童团员为小学低年级学生,少先队员是小学高年级学生和初中学生,两者年龄差距较大,性格特征亦不同。儿童团员年纪较小,好动、喜欢简单的游戏、具有丰富的想象力;少先队员年纪比儿童团员大,好运动、喜欢具有挑战性的游戏、具有一定的创造力。因此两者在“玩”的形式上有差异。

1.儿童集体舞

儿童集体舞,是根据儿童歌曲的歌词,将歌曲编排成动作简单的集体舞,使学生在欢快的音乐声中舞动,边舞边唱。这类活动适合儿童团员结合其好动的特点,让他们在跳集体舞的过程中,学会唱歌跳舞、理解歌词的意思,同时也培养了团员们相互团结协调的能力和意识。

2.体育竞技比赛

将学生喜欢并且擅长的体育运动,组合成体育竞技比赛,通过比赛决定名次,以此提高竞技能力。如障碍赛、接力赛、“两跳一踢”比赛等。由于少先队员爱好运动,并且有一定的竞技能力所以适合进行这类比赛。比赛中略微紧张的气氛,能锻炼队员良好的心理素质;竞技水平的较量,可以激发队员求胜的精神;团体比赛,使队员明白团结合作的重要;胜负的结果,让队员了解“友谊第一,比赛第二”。

3.简单的课间游戏

课间游戏可以是随意的嬉戏,可以是桌面游戏,可以是技巧性游戏。通过观察我们了解到,儿童团员们一般玩一些简单的课间游戏,所以我们应该为他们提供游戏的场所,甚至可以为他们设计这样的游戏。如拍手歌游戏,将行为规范的具体要求编成拍手歌,通过玩这个游戏理解要求。又如“纸上五子棋”这样的桌面游戏,游戏用具普通,游戏方法简单,学生既喜欢又开发智力。

4.创造设计类活动

少先队员具有一定的创造能力,爱好创造设计。针对这个特点,多开展少先队员喜欢的创造设计类活动,在玩玩做做中,使他们的才能得到充分的发挥。例如开展“废旧玩具总动员”活动队员改造自己或者伙伴的废旧玩具,重新组合完成一个新玩具;设计“礼仪歌曲”,队员们将礼仪规范设计成琅琅上口的儿歌;评比“游戏大王”,促使队员根据传统游戏创造新游戏。

(二)知识水平高低形成“玩”的形式差异

儿童团员的年级低,知识水平低;少先队员年级高,知识水平较高。如果在儿童团和少先队进行相同的“玩”的活动,就会造成儿童团员的知识水平无法达到要求或者少先队员对该活动不感兴趣的现象出现。所以要根据不同的知识水平,开展不同形式的“玩”。

1.“猜猜”类游戏

根据儿童团员知识水平低、好奇心强的特点,多进行“猜猜”类游戏。这类形式的“玩”,会引起他们的注意,激发他们的兴趣。比如猜字谜,通过猜字谜,使之认识更多的字词;猜谜语、看形状猜物品等,这类“猜猜”游戏内容丰富,形式多样,所含知识简单易懂。

2.知识竞赛

与儿童团员相比,少先队员的知识水平较高。开展各类知识竞赛,队员们能够了解自身掌握知识的程度,在一定基础上开阔视野、丰富知识。如开展少先队知识竞赛,能加深队员对队知识的了解,使他们更加热爱队集体。

(三)组织特点形成“玩”的形式差异

儿童团是少先队的预备队,它的目标是爱红星、爱学习爱师长、爱同学、爱劳动,准备加入少先队。少先队是“中国少年儿童的群众组织,是少年儿童学习共产主义的学校”。儿童团员是未来的少先队员,少先队员是儿童团员的榜样。

1.“我是好苗苗”系列活动

根据儿童团的组织特点,结合它的目标,开“我是好苗苗”系列活动,将“五爱”的具体要求国落实到团员的实际行动中去,以优秀的少先队员为榜样,为加入少先队做好准备。比如通过学剪小红星,使团员们知道“小红星”的含义,从而做到“爱红星”;通过为老师画幅画,表达对老师的敬意;通过“夸夸自己的小伙伴”,增进彼此友谊。

2.“大手牵小手”活动

由于儿童团附属于少先队,少先队担负起“全队带童”的职责,通过委派小辅导员和建立友谊班的措施,使少先队获得更加广阔的社会工作课堂,从而广泛地促进少先队的自我教育,提高少先队员的自身素质。在“大手牵小手”活动中少先队员带领儿童团员玩游戏,做小老师帮助儿童团员学习,做小辅导员开展儿童团活动,能充分锻炼队员们的能力。

三、几点思考

第一,组织分层中的“玩”有利于更好地实现少先队的激励功能。激励理论中的“目标设置理论”强调目标在激励中的作用。通过设置若干层的目标,这些目标会引起对目标实现的努力激励功能也就产生了。

少先队组织分层教育的关键在于对不同层级目标的设定,这种思路也体现在少先队活动和“玩”的教育上。其形式类似于争章活动,少先队通组织把各年级、各项目的教育目标分别以奖章来状标志,奖章实际上成了分层目标的载体。于是,争章过程所体现出来的激励功能实质上是由其背后的目标层级所引发的。少先队分层还可以进行种较高层次的激励,即从一个组织升级到另一个上级组织,这对队员成长也是一种精神鼓励。目前儿童团组织的入团前教育、儿童团进行的少先队入队教育,以及少先队组织进行的共青团入团前教育,目的都是为了激发少年儿童对上一级组织的向往和热爱。在“玩”的教育方面,“玩”的设计中体现了目标设定,“玩”的过程中体现了层次性,“玩”的结果中体现了激励。

第二,组织分层中的“玩”应以队员的特点为基本依据。教育的主体对象都是人—学生,因此研究教育、实施教育不能不研究学生。由于学生有差异,所以教育也有差异。这些观点,正在被少先队教育所吸纳,《少先队辅导员工作纲要(试行)》可以称得上是一项标志性的成果。第五次全求国少代会后,全国少工委于2005年11月正式颁布了《少先队辅导员工作纲要(试行)》。《纲要》中确定了少先队辅导工作的总目标和具体目标,根据队员的年龄、心理等特征,在分年级工作内容中将总体目标分解为各个基本目标,根据这些目标,每个年级都有相应的工作内容、活动建议与激励方式。《纲要》的意义在于,使我们对组织教育的目标有了更加整体性的把握的同时,又进行认真的分解,组织的教育体系在目标、内容、方式上因此显现出差异性。上述这种组织教育的分层性正是少先队教育走向科学化的具体体现。  

总之,少先队的组织中有儿童团员和少先队员不同的分层,与此相应“玩”中有不同的形式,有的适儿童团员,有的适合少先队员。以儿童团员少先队员的特点为基本依据,选择正确的“玩”,不仅玩得开心,而且能在“玩”中受到教育、得到锻炼。而选择不恰当的“玩”,不仅学生最终会失去玩的兴致,有时甚至会适得其反。

 

 

 
 
发表评论:
 



时 间 记 忆

最 新 评 论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模板设计:部落窝模板世界



 
部落窝Blog模板世界 部落窝Blog模板世界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