遵守生命发展的“次序”
作者:金玉 日期:2017-12-1 14:00:00

儿童研究,这样一个极富“热度”的词语,已经渗透于儿童教育的各个方面。学科教学在研究“儿童学习的有效性”,德育在研究“儿童道德的成长性”,学校文化在研究“儿童的独特性”……林林总总的“说法”,概念不一的“名词”。可是,儿童在现实生活中的成长环境却是“污染过的”。学科在研究儿童学习有效性时,潜意识中仍然指向分数;德育在研究儿童道德成长性时,依然到处“贴标签”;学校文化在研究儿童独特性时,却演变成“惟一性”。

究其根源,即在于没有遵守儿童生命发展的“次序”。

教育学家卢梭说:“大自然希望儿童在成人之前就像儿童的样子。如果打乱了这种次序,我们就会造就一些早熟的果实,他们长得既不丰满也不甜美,而且很快就会腐烂。”读着卢梭,不由自主地想起《伤仲永》,想起《江郎才尽》想起那个神童魏永康(他2岁就认识1000多个汉字,4岁掌握初中文化,8岁上县重点中学,13岁以高分考上重点大学,17岁考上中国科学院的硕博连读。终因生活自理能力太差,知识结构不适应中科院的研究模式而被迫退学。)仲永、江郎、魏永康,昔日神童,何以至此?

个中缘由、不言自明,违背儿童生命发展次序必将为此付出代价。

儿童的心理是浪漫的、思维是直观的、生活是游戏的,他们的一切是有别于成人的。儿童研究首先需要我们去了解儿童,有了深度了解,才能理解儿童的言行,理解儿童的喜怒。在充分理解儿童后,才能真正尊重他们,没有尊重,哪里谈得上引导儿童成长?了解、理解、尊重、引导,这都需要学习“儿童生命发展的次序”。

儿童生命发展的次序,可以从生理、心理、脑神经等科学门类去梳理。心理学家皮亚杰早在上个世纪就从“认知心理学”层面对儿童“认知发展的次序”做了科学研究——感觉运动阶段(02岁):直觉行动思维;前运算阶段(27岁):具体形象思维;具体运算阶段(712岁):过渡阶段;形式运算阶段(1218岁):抽象逻辑思维。脑科学研究也告诉我们——大脑皮层的成熟水平直接决定心理发展水平和速度。而我们却在忘记这些科学,以自己想当然的“经验“去代替科学,去违背次序,去压抑儿童成长。

因此,遵守儿童生命发展次序需要学习与研究。

在遵守儿童生命发展的次序中学习与研究,这样便可以少一些蒙台梭利在《童年的秘密》一书中发出的惊世控告:“一个儿童之所以不能正常地发育和成长,主要是因为受到了成年人的压抑!”

在学习与研究中遵守儿童生命发展的次序,如此便可以多一份龙应台笔下的静谧之美——“花枝太多,他的手太小,草绳又长,小小的人儿又偏偏想打个蝴蝶结,手指绕来绕去,这个结还是打不起来。”就让我们成人安静地坐在斜阳浅照的石阶上,望着这个眼睛清亮的小孩,让他从从容容地把这个蝴蝶结扎好,用他五岁的手指,用上我们一辈子的等待。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