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 新 日 志
最 新 回 复
最 新 留 言
用 户 登 陆
博 客 搜 索
博 客 信 息
友 情 连 接
最 新 访 客

     

不拘一格教语文

怀着极大的好奇心,我从网上购买了史金霞老师的《不拘一格教语文》,并择机读了起来。

许是不习惯史老师的文风?一开始读文,略有点模模糊糊和沉甸甸的感觉,而且总是读着读着就开始走神。因此,不得不在读了几段后再返回头来重读。开篇阅读教学的三个原则就是在这样的状态下读完的。因此,对她的三原则也没有什么感觉。倒是其中几句让我感同身受:

其一,她说:教师个人对文本的解读才是最最重要而关键的……必须拒绝让自己的大脑成为别人思想的跑马场。但是,也不能对于教材的取舍随意不羁,对于课程的安排天马行空,没有清晰的目标,没有科学的序列,逞意使才,无所用心,阅读教学虽表面热闹,但实则凌乱,其教学效果也必然低效。

前者我举双手赞同,读了后者不免心生愧疚。鄙人不才,不可能逞意使才。每每教读文章,总因自己的才疏学浅不仅导致教学目标不清晰、过程无序列,而且那种表面的热闹也不敢奢求。   

其二,她在文中列举了史上几位著名人物的宏观把握读书法。陶渊明、诸葛亮、孙权、朱熹、苏轼等悉数在列。尤其可贵的是,史老师没有机械地照录所谓的名人名言,而是引述一些史料记载。这使我不仅佩服她文史底蕴的深厚,而且欣赏她的兼收并蓄。

其三,她认为阅读教学,归根结底是一种对话。强烈反对寻章摘句读书法。因为她说这种读书法不指向对文本的完全准确的理解,不探究精神思想的内核,也因此不能锻炼学生的思维,不能培养学生的判断力、思考力和辨别力。即使在它最擅长的审美品味方面,也是流于表面的浮光掠影的一瞥,绝大多数是隔靴搔痒不得要领。

读着这样真诚的话语,我渐渐地不再走神了。特别是读到她的阅读教学的四种方法时,内心那种感动真是无以言说。

在方法一——“尊重历史,还原文本中,史老师讲述了她是如何在还原尊重中,让一个曾经影响过几代人的知名作家刘白羽因他的不真诚而轰然倒塌,从而使同学们真正认识了那段丑陋、畸形的时代,进而产生建设当下的精神和勇气。

读到这里,我不仅感慨:当今我们的课堂还有如此真切的人文关怀吗?为了使公开课出彩,好多老师有意避开难点;为了图省事,那些麻烦的问题他们尽量不涉及。至于教材中有待商榷的东西,好多精明的老师从不问津!

曾记得在上一年的公开课上,我给学生指正人恒过,然后能改(出自《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一句中的含义(过,过时,过气,即失意;改,改变,即时来运转。这句话的意思是说:一个人经常会得不到赏识,但是,只要你能够困于心,衡于虑,而后作;征于色,发于声,而后愉。你一定会改变自己的命运的。)时,却没有得到一个同行的支持或呼应。

就是在今天的公开课上,众多听课老师也对执教老师的解释充耳不闻!课上,老师将意将隧入以攻其后也(选自《狼》)中的解释为:名词用作动词,从柴草堆中打洞。一般人都知道隧道的意思。它是个名词。它与这个动词连用时,自然变成了修饰动词的状语——“从隧道。可是,因为课下注释是名词用作动词,谁还会再浪费这个心思呢!

在方法二——“打通内外,丰富文本中,史老师主张要真正理解一篇作品,就当从写作者的生平、写作背景,甚至于其它创作等多方面去探究,而不是过分强调自由与自主的任由自专地去随意取舍教材。

 当下的语文课堂很流行拓展。在拓展中,任由自专就会时不时出现。有老师在讲蒲松龄的《狼》时,随意拓展到了姜戎的《狼图腾》。而有老师则在讲《公输》时,开篇就联系到了墨守成规这一成语。虽然,这些老师的意思是显而易见的。前者为了让学生全面地了解这种动物的特性,后者为了温故而知新。但是,教读文本的前提是作者和作品本身吧?没有懂这些,随意拓展不就起到适得其反的效果吗!

在方法三——“纵深多维,重构文本中,史老师列举了她讲授《长亭送别》。她把崔莺莺的一次生离死别放回到了中华两千年的历史当中,让同学们了解到了中国女子曾经历的几千年的不幸命运。在这一课上,史老师所显示出的深厚的文史底蕴令人叹服。而且,她时刻提醒同学紧扣文本进行分析的精神真得叫人感动!

是啊,无论如何拓展,阅读教学是不能脱离文本的。就像蒲松龄笔下的狼,无论在哪个时代,它也是的象征,不能因为我们的生态环保意识而改变!

方法四——“精心设问,把玩文本。读到这一点时,我的感慨颇深。以前,人们吃尽了课堂上师生的碎问碎答的苦头。现在人人避之唯恐不及。代之而来的是极具玄虚的主问题,搞得好多同学一头雾水!

其实,任何问题都有其利害两个方面的。我们应当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灵活运用提问方式,以激活学生的思维。比如对一部长篇小说的阅读指导,我们就不可能用一两个问题指导同学们精心研读。而是要用人物、情节、环境、语言、主旨等多方面高问,以期他们更加全面的了解作品。即使是教读短文,有时候也不可能一语中得,毕竟我们是普通教师,思想认识、语言表达远远达不到这个要求。但无论如何,教师的设问要对学生起到引领作用。不能为了问而问。

就像一个老师为了启发学生的思维,她在教读完《狼》后提出这样一个问题——如果你遇到了像屠户这种困境,你该如何脱险呢?

因为不认同她的拓展,我就反问道:如果你是学生,你将如何脱险呢?

她吐吐舌头,不再坚持这种拓展了。因为,就当时当地,以及蒲松龄的水平,屠户的脱险之法就算很高超的了!再说了,如此拓展对文本的解读、作者创作风格的欣赏有什么用处呢?

最后,尾声——一个人的朗读,看似与阅读方法并无太大的关系,但它却很好地阐明了开展有效阅读的必要前提:尊重学生的个性和差异!那些粗暴的干涉、一刀切的展示,都不是真正的阅读!

总之,读完了史老师的打破课堂的樊篱——我这样教阅读一章,我感觉史老师所说的不拘一格是不拘泥于一种课堂模式、不拘泥于一文、一人、一时、一地去搞阅读。而是要利用语文教师的人文修养、文化素养等深厚的底蕴去引领启发学生去真正地与作者、作品、老师、同学进行对话。这种不拘一格,更需要教师的高,即人格、文化修养、学识水平和授课风格!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