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3
作者:蔡蔡 日期:2017-8-6 16:19:00

 12000年前,农业革命


植物驯化了人类?

人类曾有250万年的时间靠采集为生,人类的身体构造也是为采集而生。

采集社会简陋,却也有其优点,比如食品丰富、 营养均衡。

在公元9500年前到公元8500年前的时间里,人类逐渐走向了农业社会。

人类走向农业社会的重要原因是,人类驯化了植物。以小麦为例,公元10000年前以前,小麦不过是众多野草的一种。但在短短1000年之中,小麦传遍了世界各地。

小麦为人类提供了食物,于是人类更加慎重的对待小麦。人们播种他、养护他、为他除草,为他驱虫,为他收集粪便,为他开荒掠地。

从生物的角度来看,衡量一项物种的成功,评断标砖就在于它在世界上DNA螺旋拷贝数的多寡。这样看来,小麦简直就是生物界的王者。

而与之相对应的是人类生活负担的加重,人类失去采集社会的自由自由,但农业让更多人特别是那些采集技能不是那么高超的人也能繁衍,这让人口迅速增加

为了满足迅速增加人口的需求,人类更加依赖某一种主要食物。这时候,倘若有天灾,那么主食会受到极大的影响,整个村庄或者说部落造成灭顶之灾;倘若有人祸,其它村庄或者部落出于对食物的需求,则会产生不可胜数的掠夺和暴力。

当有人意识到,或许以前采集社会更适合个人生存的时候,已经被农业社会驯化了几代的人类,已经失去了重回采集时代的能力。

毫无疑问,农业社会对现代而言意义重大,但对于身处当时的人来说,却未必是最佳的选择。正如同荒年饿死的小女孩不会说,虽然我死了,但想到几千年后人类可以那么舒适的生活,我真高兴。

人类一开始只是想过上更加舒适安稳的生活,于是人类更加勤劳努力,但生活往往变得更需要更进一步的勤劳努力。人类不得不从自由自在的采集者,转变为汗滴禾下土的农民。

与此同时,各种动物也被人类驯化、诸如鸡鸭牛羊都获得了生物学上的成功——毕竟数量非常可观。但是这些被驯化的动物其实过的都是他们生物史上有史以来最惨的生活,物种上的大获成功,无法安慰那些单独个体所受的生活。

伟大的发明

随着智人社会秩序的稳定和社会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信息需要人类来进行处理。但是人类的大脑并非是一个很好的储存设备,因为:人类大脑的容量有限,人类的寿命有限,人类的大脑之习惯于储存特定类型的信息。

在采集时代,演化压力让人类的大脑更善于储存关于植物、地形等社会信息,但农业革命让社会变得复杂,因而与之相应的另一种信息类型也随着出现——文字。

这些数字最早由苏美尔的天才所创造发明,在早期,文字只用来记录事实和数字。现存能找的最古老的人类留给我们的文字信息是来自古城乌鲁克的泥板,上面书写着“29086单位大卖37个月库辛”。

是的,人类史的第一个文本不是哲学,不是诗歌,不是法律,而是一份财经文件。

在公元前3000年到公元前2500年间,苏美尔文字系统逐渐加入了越来愈多的符号,成为能完整表意的文字,即楔形文字。在中国、在中美洲也逐渐出现了各自的完整表意文字。几个世纪过去,官僚式的制度数据与人类自然思考方式的差异越来越大,一个里程碑式的发明出现了——阿拉伯数字。

想象让生活更美好

共同的神话传说、同样的图腾信仰会将两个不同地域的部落链接在一起,人类就是靠着这种虚拟想象来实现大规模的协作。这种想象是神话、是宗教、是价值观、也可以是国家。

这种想象,可以是以眼还眼的《汉谟拉比法典》,也可以人类生而自由平等的《独立宣言》,它让秩序得以构造,让人类得以安定团结。而为了维持由想象构造出来的秩序,暴力机构和忠实的信徒都缺一不可。

这种想象的力量也太过庞大,极少有人能认识到这是一种想象。因为:

1.  想象的秩序与现实深深的契合,不容分割。比如,当秩序让个体受到尊重,那么个体就会由内而外的认同关于尊重的想象。

2.  想象建构的秩序塑造了我们的欲望我们读书、旅游、尝试不同新鲜有趣的事情,为什么我们会这么做?这是基于浪漫主义的想象。我们一掷千金、“包治百病”,这是基于消费主义的想象。

3.  想象建构的秩序存在于任何人之间思想的连接。如果我们开启了上帝视角,猛然发现一切都只不过是人类编制出来的一个故事,而你想要让打破旧世界,那么你需要联合更多的人,因为秩序并非一个人所能建构,秩序存在于千千万万人的共同想象之中,法律、金钱、宗教、国家皆是主体间的概念想法。

所以,人类是无法脱离想象所建构出来的秩序的,每一次我们自以为打破了高墙,瓦解了监狱,实际上不过是进入了由另一种想象所建构出来的新秩序而已,但这个新的秩序活动的范围更大。

这些想象建构也形成了阶级与歧视。阶级有其重要的功能,即便是陌生人在面对对方时,他们能很快明白自己该什么样的态度进行交流,或者根本不需要进行交流。

人类的有些能力是上天所赐予,但是这些能力也需要培养与发展,而这些能力的养成很明显会收到所处阶级的影响。即便身处不同阶级的人拥有完全一样的能力,但社会为其提供的游戏规则是不同的,最后的结局也是迥然不同。

美国的种族阶级如此,印度的种姓制度如此,这都是明显的不正义不公平。那么,男女的不平等是否也是想象下的产物?还是有着深刻的生物学基础?

几乎在所有的农业和工业社会中,无论兴衰如何,父权制都是社会常态。即便是在哥伦布抵达美洲之前,当地的人与世隔绝数千年,但绝大多数部落依旧选择了父权制。

目前对于男女不平等的根源的解释主要有几种理论:

1,肌肉理论。男性的的身体素质比女性更为强壮,于是他们掌握了食物的来源,从而获得了政治和社会上的影响力。

2, 流氓理论。 这种理论认为男性能够获得主导地位是因为男性比女性更具攻击性、侵略性,更愿意将想法付诸实践。

3 ,父权基因理论。 这种理论认为,在人类数百年的演化过程中,男人与女人发展出了不同的生存和繁殖策略。 于男性而言,他们需要与其他男性竞争才能使自己的基因得到延续;于女性而言,怀孕和抚养孩子会大大降低她的生存能力,因而需要男性的帮助。随着时间推移,传到后世的女性基因都是那些更为顺从与屈服的基因。

种种理论都充满着争议,目前尚无定论。值得肯定的是,自20世纪以来,性别的差距在飞速改变,在越来越多的社会,男女在政治、经济、法律上都享有了与男性同等的权益地位。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