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简史》读书笔记2
作者:蔡蔡 日期:2017-8-6 16:18:00

智人的征服

长达数百万年的时间里,智人处于食物链的中间,40万年前,智人迅速崛起,位于食物链的顶端。

在踏上食物链顶端这一点上,火功不可没。火让人类学会了烹调,熟食让人类缩短肠道、降低能量消耗,也让大脑走上了更大的道路。不仅如此,火还是抵御寒冷、猛兽和敌人的有力武器。

在大约7万年前,智人从东非扩张到阿拉伯半岛,并且席卷欧亚大陆。这时候的欧亚大陆居住着其它人种,比如在欧洲的尼安德特人。尼安德特人相比智人更适应寒冷的气候,他们也会使用工具、会用火,具有非常高明的捕猎技巧。然而,他们和其它人种一样,从地球上消失了。

关于这些人种的消失,有两套完全不同的解释系统。一种是“混种繁衍理论”,这套理论认为智人从非洲迁徙到世界各地,而后其它人种互相交融,形成了今天的人类。

另一种理论被称之为“替代理论”。这种理论认为各个人种之间水火不容,从基因到行为上都泾渭分明,甚至会发生种族灭绝。按照这种观点,智人取代了其它所有的人种,今天的所有人只要追溯本源,都是纯种的智人。

近些年来,替代理论一直是这个领域的共识。因为这项理论不仅在考古证据更可靠,也更政治正确。如果混种理论是正确的,这就意味着,在数百万之前,就已经注定了现代非洲人、欧洲人、亚洲人的基因差异,也就是说种族主义这个潘多拉盒子随时可以被打开。

智人为什么能在所有人种中胜出?目前最可能的解答是:智人有独特的语言。

每一种动物都有属于自己的语言,而智人的语言最灵活,我们只能发出有限的声音,但可以组合出无限的句子。智人可以通过语言沟通,不仅沟通外部世界(比如某处有只狮子),也能沟通人类自己。后一点至关重要,智人是一种社会性动物,协作是智人繁衍的关键,而丰富的语言让智人能能够发展出更紧密、更复杂的合作形式。

独有的语言让智人不仅能表达“河边有只狮子”这样基础的信息,更能传递出一些虚拟的想象故事,比如“狮子是我们部落的守护神”。也就是说,能够讨论虚构的事物,是智人语言最独特的功能。

“讨论虚构的事物”的重点不在于人类无边的想象,更在于人类可以一起想象,想象出种种虚构的故事,这些故事让智人能集体密切合作。

无论是现代的国家、中世纪的宗教、还是更古老的部落,任何大规模人类合作的根基都是基于集体想象中的虚构故事。素不相识的基督徒可以通过共同的信仰联合起来,毫无关系的同胞可以冒着危险拯救彼此,这些行为与原始人在月圆之夜围绕篝火唱歌跳舞并无本质区别,都是为了巩固社会秩序。

智人的罪恶

45000年前,智人前往澳大利亚。最合理的理论认为,印度尼西亚的智人发展出了一个航海社会。他们学会建造和操作船只,他们在广袤的海洋上捕鱼、探险、甚至是进行贸易。正是高明的航行技术,让印尼的智人可以穿越宽度超过100公里的海面抵达澳大利亚。

澳大利亚长期与世隔绝,在这个奇特的世界里,放眼望去皆是奇妙的生物。这里有200公斤重的袋鼠,有不会飞的鸟,有巨大的双门齿兽.....但这些巨大动物在几千年后消失殆尽,许多小物种就此灭绝,澳大利亚的生态系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这一切的发生,智人会不会是罪魁祸首?

对于这场生态浩劫,有三种解释:

1.大型生物孕期较长,怀胎数量少。就算人类没几个月杀一只双门齿兽,也会让双门齿兽的死亡数高过出生数。时间推移,最后一只双门齿兽孤独的死去,一个物种就此消失。

2.智人到达澳大利亚时,已能熟练的掌握火耕技术。在面对陌生而危险的环境的时候,智人很可能选择刻意烧毁茂密森林,将之变成开阔的、适合智人生活的草原。火的进击影响了食草动物,进而影响肉食性动物。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澳大利亚的许多食物链就此断绝。

3. 45000年前的气候变迁,让澳大利亚生态失衡。

不只澳大利亚遭到了严重的生态破坏,其他地区也遭此浩劫。

在大约14000年前,智人第一次从西伯利亚来到了阿拉斯加。在12000年前,气候变暖,智人开始大举迁入北美洲,随后开始急速的扩张,密西西比河的沼泽、墨西哥的沙漠、神秘的亚马逊丛林、阿根廷宽阔的潘帕斯草原、甚至还有最南边的火地岛。

在智人踏足美洲的2000年时光中,北美47属大型哺乳动物已经消失34属,南美的60属锐减至50属,长毛象、巨型地獭能生物也未能挨过此劫,甚至像剑齿虎这种已存在超过3000万年的古老物种,也瞬间灭绝。

马达加斯加曾经历了数百万年的生物隔离,拥有独有的生态,比如体重重达半吨无法飞行的象鸟,比如最大的灵长类动物巨狐。

而这些动物,也消失了。

种种考古证明了,这些物种消失的时间,正是人类踏足这片地域的时间。不论主要原因是气候、人类、其它的自然因素,人类的扩张,对于其它生物来说,都是一场灾难。

也就是说,人类尚在农业革命前,在还没有车轮、文字、铁器前,就已经让地球上半数的巨型兽类灭绝。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