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追思
[ 2018-4-21 20:40:00 | By: 杨柳依依 ]
 

清明追思

时光荏苒。转眼又清明。只不过流走的是时间,流不走的是人们对亲人的思念。

儿时的清明,少年不知愁滋味,虽然背着杜牧的诗,却丝毫没有感伤,眼前浮现出的是一幅优美的画卷:随风飘洒的细雨中,一位骑着马赶路的瘦削诗人,向一位小牧童寻问酒家何在?骑在牛背上的小牧童,一手持笛,一手遥指远处杏花一片的地方。杏花丛中隐约可以看到一座座草房和一面红色的酒旗。

随着爸爸的离世,清明不再是优美的画卷。每每临近清明,思念就会疯了似的在心头萦绕、纠缠,那痛彻心扉的感觉又会在本以为已经平静的心底泛滥,以至于这段时间多次在梦中见到爸爸的音容笑貌。

爸爸刚走的那段时间,自己一直有一个错觉,总觉得爸爸就在家门口坐着,抽着烟,和邻居聊着天,看到我们回家,就马上起身招呼我们进家门。每次走到村里爸爸经常坐的地方,都会不自觉去看两眼,总觉得爸爸就在那一堆人中间,等着看到我们。走在路上,看到和他差不多年龄的人,看到他曾经开过的同一型号的车、看到他的老朋友,对他的思念便如潮水般涌上心头,常常泪涌双眼。生活里,几乎到处都有爸爸的影子。所以自己总会无数次地问自己,爸爸真的走了吗?从此再也无法看到他那亲切的笑容了吗?每次天气变化时,听不到他一早打来电话叮嘱的声音了吗?看不到他与外孙一块儿嬉戏时的天伦之乐吗?享受不到他叫我小名时的亲切了吗?……

哪怕与亲人阴阳相隔,思念的线,却从不曾割断。

在我还很小的时候,为了改善生活条件,爸爸妈妈在外养蜂。从记事起,他们一年只在家呆一两个月,其余时间就在全国各地奔波赶花期,风餐露宿,十分辛苦。爷爷奶奶一辈子没挣到什么钱,身为家里的长子,爸爸早早地担负起了养家的重任,他用自己的勤劳,帮两个姑姑置办了嫁妆,帮叔叔成了家。有人说他傻,不会为自己的小家着想,可他总说:帮自己的兄弟姐妹是天经地义的事。

虽然那时的日子过得紧巴巴,但只要听说对我们学习有利,爸爸总是舍得花钱。小学里,当老师的阿姨说要让我多读课外书,爸爸就给我订了许多杂志:《少年文艺》、《优秀作文选》、《童话大王》……初一暑假一个炎热的下午,他开着农用卡车,带着我先到街上,又乘车到城里新华书店,帮我买了两百多元的辅导用书。我永远记得他那天的背影:双手拎着两大袋书,背后的衣服湿了一大片,可是却走得那么精神。因为在他的心里一直有着坚定的信念:只要两个孩子成才,再苦再累也开心!

有了外孙、孙女后,爸爸把我和弟弟小时候没得到的宠爱全给了他们。只要听到外孙、孙女的声音,他就会乐得合不拢嘴。一看到他们受委屈,就心疼得受不了。我儿子上了初中,每次见面,爸爸还总是喜欢抱着他在膝上坐一会,感受天伦之乐……

与他一起的故事有好多好多,都深埋进我的记忆里,从来不曾忘记,因为它们已经在我心里暗自凝成一朵永不枯萎的永生花,在这个深藏思念的季节,追忆成殇。

人间四月,鸟儿唱着春的奏鸣曲,满树的杏白桃红,到处又是一片春意盎然。今天,我低头追思永逝的亲人。今天,我抬头看向生机绽放的春天。去的人已经去了,那里有什么,会怎样,真的不知道。但他惦念的人,牵挂的人,舍不得的人,需要我去用心地爱,老的,少的,还有我自己。

 
 
  • 标签:心情故事 
  • 群组:鸣小博客 
  • 发表评论:
     


    时 间 记 忆

    最 新 评 论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模板设计:部落窝模板世界



     
    部落窝Blog模板世界 部落窝Blog模板世界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