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5-1 8:13:00 | By: 闲云野鹤 ]
 
     感谢上苍,身边降生了许多生灵。有辛勤的蜜蜂,美丽的蝴蝶,温顺的小兔,还有蚊子,苍蝇,小臭虫……
     不知咋的,最近脑海里忽隐忽现,时不时出现狗的影子,且挥之不去,趋之不散。也许有缘,与狗为伍。仔细想来,还真有那么一点,上世纪八十年代,趁暑假空余,外出收购些废铜烂铁,补贴家用。在无锡溪南新村被一群狗围着狂吠的场景至今心有余悸,终身难忘。好似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从此遇见狗我便小心翼翼的尽量躲开,能躲多远就躲多远,不敢招惹它们。(其实我是非常胆小怕事的,从来不敢招惹那些兽类的,因为它们根本不讲人话,无法沟通)当然现在想来,那次也许真的是我的不是,闯入了那群看村护园的狗的领地。
      生活中往往遇到冤家路窄的事,前段时期好心的学生兼同事得知我腰椎不好,建议我倒退走路,多散散步,你还别说,效果还真不错,初尝甜头的我脚步还真停不下来了,与此同时,朋友圈里为我点赞运动步数的一下子多了起来,腰椎感觉也不那么酸疼了。上午空余时就在田径场上走,黄昏就顺着街道走,有一天走到X家那段街道时,冷不防从昏暗的角落里串出一条黑狗,对着我汪汪直叫,上窜下跳,吓得我顿时倒吸一口凉气,猛的出了一身冷汗,站在那里一动不敢动,稍后回过神来,定睛一看,还好,一条链子把狗脖子还栓在另一头的灯柱子上呢,要不今天非倒霉不可。想想也许还是我的不对,侵占了狗的领地,狗看着不顺眼,不舒服,不痛快……真应了那句什么来着:冤家路窄,打你个措手不及,叫你防不胜防。不过也许我们与地里的虫儿一样,药用多了,自身也具抗药性了,渐渐地,走那段路的次数多了,也有了一定的抗狗性了,现在每每路过此处时,我就从街道的另一边走过去,尽量远离那畜牲,避开狗的属地,随它去乱叫乱吼。有几次它居然趴在那儿不叫了,也许它与我熟识不叫了,当然它看到不顺眼的,心里感觉不舒畅的不痛快的还是一个劲的叫,好似泼妇骂街……
      对于狗相,苦于笔拙词穷,就此搁笔。再说伟大的文学家,思想家鲁迅先生已把狗相刻画的入木三分了,无需不才累述。
 
 
发表评论:


时 间 记 忆
最 新 评 论
专 题 分 类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Powered by Oblog.